破釜

87.月如霜7

《破釜》转载请注明来源:小说天堂xsgod.com

灯火如萤,周镇察坐在光下,眉目更显深邃,却是移开视线,“回你的御马监去,我的事情,你管不了。”

陆雪逢手中的食盒便轻轻落在檀木八仙桌上。

“我不来,大人还能叫谁?旁人又信不过,周家的人身份尊贵,断不能在这个关头染病,小公子不够细致,看不住此处。而您身边的近侍若真可靠,又怎致让安家的细作混进锦衣卫里来?”

周镇察倏然抬眸,“我若死了,你这番表现不仅没用,日后还要害你性命。你是聪明人,当知如何趋利避害。”

陆雪逢却浑不在意,“我既来了,就不会让大人死。”

短短几日未见,这少年换了身衣裳,也似变了个人。或者说,他并未改变,只是不用再隐藏。周镇察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是个做戏的能手,也对这宫里的生存的方法了如指掌,他的野心一经爆发,便再也收不回去,如今正淡淡地萦绕在他眼底。

而这种人虽万里挑一,却还唬不住周镇察,他拿捏起这样一个少年来,甚至不需多费什么心思。

“我怕你染病,就像你怕我死一样。”

“我不会。”陆雪逢淡声道。说罢,他解下面巾,丢在一旁,“这面巾戴与不戴也无甚区别,一样走风漏气。染不染病,全在天意。”

周镇察却厉声道:“戴上!”

陆雪逢没动。

“我看你是疯了,自寻死路。”

陆雪逢这才说:“我体质与常人不同,从不染病。幼时我住岐西,州里闹瘟疫,家家户户的幼儿全都染病,一旦染上,便没几个能熬过去,唯有我没染上。甚至偶然用了染病之人的茶盏,也没染上。我长到现在,尚不知风寒是何感受。”

这少年是一点都不畏他,趁他躺在床上下不来,也敢故意捉弄他一二。周镇察此番是强撑,思绪却不停,以致有些头疼,却还是道:“今天外面可有什么消息?陛下可有说观察使的事该如何?”

陆雪逢就道:“小阁老入了宫,应是与陛下商谈此事,晚些时候才听说此事要推迟,不过大人的病若迟迟不好,只怕这人选就要落在顾家头上。”

周镇察听罢,出声:“短短一个下午,你便什么都想明白了。”

“雪逢愚钝,生怕一个行差踏错,误了大人的事。”陆雪逢微微颔首,继续道:“让顾侯去仓西,是最坏的打算。这些日子,安家必定要想尽办法让大人再受些伤,雪逢会尽力替大人拦下,这府里也有暗卫,安家难以得逞。”

“若有万一,或是我一个月后还未好,你有何打算?”

“那也不能轻易放顾侯过去。那时就拜托大人替我升一升在御马监的位分,安家能用此招阻拦大人,我便也能将此招还到顾侯身上。”

周镇察眸光轻闪,默了须臾。

“不要动顾侯。”

陆雪逢就坐到一边,“不动顾侯,我也有办法。只是……为何?大人总不会是念及他征战之功,动他便心生歉疚。”

周镇察没答,他愈发觉着面前少年的老道似乎要高于他所想。而这少年也不藏拙,就那样将他的心机展现给他看,仿佛是想让他确信,他选了自己是件正确的事。

周镇察便好似无意,扫过他腰间的地方,直视着他:“你来这宫里,是为了谁?或者说,是谁害死了你哥哥?”

陆雪逢的眼眸便垂了下来,他知道周镇察查过自己,不过既迈出了这一步,他也无所谓让他知道些什么。

上峰用人,总要拿住些什么,这人才用得顺手。而周镇察这个时候提出来,就是在给他立规矩,不要随便揣摩他的心思。

陆雪逢这一回合败了,认输认得也彻底,“自是听大人的,以后大人指哪,我打哪便是。”

狗要牵绳,有时候人也需要。周镇察生来便懂得这一点,活到现在,手上的绳不计其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山诡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小说天堂xsgod.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其他 / 连载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99万字一年以前
娘子金安其他 / 全本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92万字一年以前
第一夫人其他 / 全本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142万字一年以前
谍海王牌其他 / 连载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1096万字1天前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其他 / 连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1519万字2个月前
缔婚其他 / 全本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72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