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种田,秋收魔尊

41. 第四十一章

吴风草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小说天堂xsgod.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楼梯间并不太宽,三人并行便显得有些拥挤了,几人方才一直登楼,此时出了楼梯间,见到眼前灯火明亮的大厅,只觉豁然开朗。

原本听陶铁儿说春甲门连接最高层,还以为便是顶楼了,没想到此时所见,竟是楼内有楼,分做三层。

一层中央是个临水舞台,周围水景环绕,也不知如何制造出烟雾弥散的效果。

竹阙也有些惊奇这些水景竟可以置于高楼之内,让她恍惚自己站在地面上,可她转头自琉璃窗窥见外面景象,却不是寻常街景,而是方才入夜不久后,橙红色逐渐变暗的长空。

二层是看台,客人们在二层用晚膳,凭栏可见一层舞台景象,身后便是宽大的琉璃窗,回身可俯视城中夜景。

三层,瞧着是房间,房门紧闭,估计便是陶铁儿所说留宿的地方了。

“今日一定要想办法见到楼主。”竹阙凑到奉庚近旁,认真道。

奉庚点了点头。

“若吃饭的时候见不到,就想办法留宿,赖着不走。”竹阙继续认真道。

奉庚倒吸了一口凉气,一言不发地盯着竹阙。

“做什么?”竹阙被看得不爽,蹙眉问道。

奉庚将原本的话咽下,摇头表示没什么。

说话间,已有几个模样清俊的少年出来迎接几人,服饰风格简约低调,竹阙瞧着他们都并未持花,身上头上也都没有佩戴鲜花,素净得很。

厅内穿行来往的大多是这样的素净少年。二层已经有些客人,但仍有空桌,客人们身边也会跟着一个或几个贴身婢女,乍一看人挺多,瞧着热闹却不喧嚣,十分清雅。

一层的舞台上有人正在表演制香,很是安静,竹阙抬头见二层的客人们倚靠栏杆,伸着脖子观望。

“他是谁?”南胡拉了拉身边一个少年的衣袖,指着舞台上的男子询问道。

“那是‘兰花公子’,擅制香。”少年恭谨有礼地答道,“表演结束后,会在各桌燃起他亲手调制的熏香。”

奉庚不动声色地斜睨着竹阙,看她有没有被台上容貌俊美的兰花公子吸引目光。

……完全没有。

竹阙正蹲在水池边,细细研究着水池中种植的鲜花。

她伸手扯了扯南胡的裙摆,等南胡蹲到她身边,竹阙便指着水池中说道:“这是莲花,你昨天吃的酸辣藕带还记得不?就是这个花的幼嫩根茎。”

南胡打量着水池中圆圆的莲叶以及硕大的莲花,想着竹阙昨日说这种“水菜”开花十分好看,便忍不住赞道:“这藕带花确实清丽啊。”

竹阙正要矫正他是“莲花”,却听到一旁有人接话道:

“濯清涟而不妖,自然清丽可爱。”

此人手执一支含苞待放的莲花,踏着楼内雾气朝竹阙几人走来,出现引得楼上好几位客人惊呼出声。

他面容白净,五官端正俊秀,言语间透着和煦,让人心生亲近;生得一双桃花目,却并无勾人媚态,反倒流露出冷淡之意,又让人不敢过于亲近。

竹阙见他头戴莲蓬形状的玉簪,一身浅青色纱衣,层层叠叠,幽远清淡,温如云雾,倒让她想起天界仙君。

但也只是想起罢了,怎么说呢,虽然楼上花痴声一片,但竹阙瞧着面前男子似仙非仙的模样,总觉得……有点刻意……

毕竟天界养眼的仙君仙子太多了,又都是实打实的仙气飘飘。

而且楼上为他响起的那些花痴声让竹阙生出些莫名的不安感……

奉庚见竹阙盯着此人看了半天,眉头微微蹙起,向前几步站到竹阙身后,靠得十分近。

“藕带公子?”南胡低声问一旁的少年。

这小动作却被男子瞧见,朗声答道;“在下莲花公子。”

莲花公子说着,看向竹阙这边,眼中不自觉多了几分光亮。

奉庚见他走近,实在按捺不住心头焦躁,伸手将竹阙拉到身后。

“啊怎么了?”竹阙方才在发呆想事情,没反应过来。

莲花公子见竹阙被奉庚藏到身后,便对着面前头戴茉莉的飒爽女子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来。

竹阙歪着脑袋,从奉庚身侧探出头来瞧,被奉庚伸手按回去。

奉庚没再耽搁,直截了当地对面前莲花公子道:“你陪我用晚膳吧。”

莲花公子笑着应下。

正说着,又有五位男子走向他们这边,引得楼上一阵阵笑语嫣然的议论。

几位分别手执梅花、桂花、水仙花、芍药花、石榴花,身份不言自明了。

看来所说的“十二公子”估计是由十二种鲜花命名的。

竹阙拉着奉庚的袖子,挪到他身侧凑近了说道:“万香楼确实厉害呀。”

“怎么说?”奉庚问道。

“你看他们手中拿的可都是新鲜的真花,但是这些花花期各不相同,春夏秋冬的可都有呢。”竹阙惊奇道,不清楚到底是如何做到的,“这地方也许能学到不少东西。”

奉庚转头瞧她,她倒是一心惦记着正事。

可竹阙打量完他们手中新鲜花枝,却暗暗咽了口唾沫,憋着满腹惊惶不敢言明。

其他几个公子也就罢了,这高大的芍药公子一身装扮十分清凉,只穿着下半身的衣服,将健硕的上半身袒露在外,让竹阙不好的预感达到了顶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相关小说

野性难驯其他 / 全本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57万字一年以前
折君其他 / 全本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128万字一年以前
招惹偏执少年后其他 / 全本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33万字一年以前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其他 / 全本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67万字一年以前
缔婚其他 / 全本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72万字一年以前
怎敌她软玉温香其他 / 全本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40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