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来拼兮兮砍朕

28. 你不是死了吗?

天才一秒记住【小说天堂】地址:xsgod.com

罗老爷被震惊地说不出话来,讷讷半晌,冒出一句。

“你不是死了吗?”

罗清娘还没体会到亲爹话里的深意,就被反应过来的罗夫人抱个满怀。

“是热的,清娘的手是热的。老爷,咱们的女儿还没死啊。”罗夫人大悲之下骤然转大喜,哽咽着泣不成声。

罗老爷也回过神来,恶狠狠地瞪着罗清娘:“你是私自逃了出来,路上可有人看见你回府?”

卉竹原本见着夫人的态度心中安定不少,可转眼一看凶神恶煞的老爷,又不免替自家姑娘悲哀。

见罗清娘发愣,卉竹连忙替她回答:“不曾,姑娘连夜逃回来的,一路上以皂纱遮脸,带着奴婢悄悄从后门进来,路上无人识得姑娘。”

罗老爷果不其然被卉竹分散走注意力,见到这个公然违背他命令,照旧跟着罗清娘的丫鬟,恶狠狠抬手就将茶盏砸向她。

指着卉竹鼻子怒骂:“好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跟着这个孽障胡来,是不是她从前的龌龊事就是你搭桥牵线的?”

卉竹被砸破了脑袋,也不敢呼痛,磕头如捣蒜:“奴婢不敢,是咱们姑娘蒙受了天大的冤屈,被王家欺辱愚弄,这才回府来求着老爷为姑娘讨公道的。”

罗老爷怒不可遏:“王家还不够宽仁吗?你这个孽障竟还要这般污蔑你的婆家,你这该死的畜生。”

罗夫人拍着女儿的后背,摸着她发颤的身体,站出来说道:“清娘的为人你就一点都不信吗?既然女儿是回家来伸冤的,你就先听听清娘怎么说吧。”

卉竹也磕头说道:“望老爷屏退仆婢,听小姐一言。”

罗老爷怒笑道:“好,好。我就看你怎么说出个花来,来人,去将大少爷二少爷都请过来。”

罗清娘眼看着仆婢散去,大哥二哥匆匆赶来院中。

她留下了卉竹,缓缓站起身,脊背挺得笔直。感受到众人各异的目光,父亲眼里的绝情,二哥眼里的烦躁,她心中原本的羞恼恐惧忽然散了。

罗清娘一改轻轻柔柔的调子,朗声道:“威哥儿不是儿私通生下的孽种,他是王世彦用药迷晕了儿,奸污后留下的孩子。”

王世彦是王老爷的名字。众人呆呆愣愣地望着罗清娘,听着她直呼公爹名讳,说出那桩骇人听闻的荒唐言论。

罗老爷脸上的怒色翻涌,听闻那个名字后,正要派人去找。忽的一顿,不可置信地抬头,死死盯着女儿。

罗夫人还没反应过来,只是看着丈夫和儿子的反应,一颗心沉到谷底。

罗清娘震声道:“我罗清娘清清白白,是他们王家龌龊,妄想借儿的身子生下一个不容于世的孩子,又要叫儿被蒙在鼓里,受世俗道德拷打,任他们搓圆捏扁。”

“威哥儿死了,他们的贼心却没死。觉察到儿的怀疑,就派人时时盯着儿。昨日又在饭食中做手脚,若非儿机警,今日便不是儿逃出来,站在这里说这些。而是已经踏入万劫不复之地,不知生死了。”

“那王世彦……王世彦……”罗夫人捂着头,只觉天崩地裂:“亲家公就叫王世彦啊,他们家可有另一个叫王世彦的?”

罗大公子连忙去扶住亲娘,转头哀声说:“清娘,你别说了。”

罗老爷还是死死盯着罗清娘,说不出话来。

罗清娘笔直地立在堂中:“王家欺我辱我,清娘想要一个公道,爹爹可能给我?”

罗老爷的嘴唇抖了抖,半晌才说出:“你如何就能断定那是你……那是王世彦,而不是旁人?”

罗清娘立刻将自己使计看到王世彦真容的来龙去脉说了:“论容貌,清娘看得清清楚楚。论声音,清娘也辨得明白。敢问爹爹,能将儿一整个院子的人蒙在鼓里,除了主人家谁能做到。”

罗老爷不语。

“从前照顾儿的那些仆婢此刻就在罗府中,王家能做下这种事情,却不一定能全部瞒过下人的眼睛。爹爹尽可去问他们,或许有蛛丝马迹,或许也有叛主之人。”

罗老爷下意识要去摸手边的茶盏,摸了个空后才反应过来。

他沉声问:“那你说,你发现有孕后,为何不解决掉孽障?”

几乎是同时,他与罗二公子二人皆表情难看地瞪着罗清娘。仿佛透过事情始末,于未知真相时选择生下了孩子的罗清娘才是罪不可赦,万恶源头。

罗二公子站在罗老爷身侧,点头又摇头:“就算你当时不知那孩子生父是谁,可总归不是你夫君的。你为何不一碗药解决了他,反而要将其生下来,败坏门庭。”

罗清娘看向罗二公子,苦笑:“二哥,若你眼看着要绝嗣了,又要一辈子困在一方小院里,你甘心吗?你不会生出私心吗?”

罗老爷猛一拍桌子:“歪理邪说!”

罗清娘垂下眼眸:“儿发觉有异前,便是连你们都觉得王家夫妻仁至义尽,仁厚善良。何况是儿?”

“连他们都温声哄着儿生下孩子,说是作伴,也说是有个知根知底的孩子为他们送终。”

“你也说外人都知道王家仁善。”罗老爷冷声说:“就凭你今日这番混乱纲常之说,叫外人听了,一人一口唾沫就足够淹死你。”

罗大公子也劝:“是啊,妹妹。这……这种事拿出去说了,外人只会指摘我们罗家不会养女儿。你叫你的侄子侄女们未来怎么说人家?”

罗老爷盯着罗清娘:“此事无凭无证,光靠你上下嘴皮子一翻,你觉得外人会信吗?”

罗清娘道:“爹爹可以先去盘问从前照顾我的仆婢,或可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罗老爷沉下脸色,抬手指着罗清娘怒喝:“你——你一定要把我们家的脸面丢干净吗?”

罗夫人试图去拉罗清娘的衣袖:“大姐儿,不要与你爹顶嘴了,他只是嘴硬心软。”

罗清娘还是不动,她不知哪来的勇气,叫她此生以来第一次敢忤逆父母,挑衅父亲最重视的威信。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科普氧气有毒,全网骂我有病》【无限文学】《流氓高手II》《超神:文明崛起》《初唐峥嵘

《速来拼兮兮砍朕》转载请注明来源:小说天堂xsgod.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如见雪来其他 / 全本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70万字一年以前
折君其他 / 全本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128万字一年以前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其他 / 全本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67万字一年以前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其他 / 连载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99万字一年以前
ABO垂耳执事其他 / 全本
ABO垂耳执事
麟潜
我不小心把他的白月光踹出了八米远。…
46万字一年以前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其他 / 连载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46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