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惜月

36.第 36 章

荼蘼如雪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小说天堂xsgod.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此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怎么会有客栈?”竹子下车后嘀咕,“看上去新建不久,断云,你们之前有住过吗?”

断云回头对谢璟玄道:“主子,的确没有。”

“此地是定州和上京的交界之处,有客栈不足为奇。”谢璟玄道,“可奇就奇在仅有这一间客栈。”

裴千兮摸着下巴,这条官道正是她回京走的,离她遇着山匪出事之地不过十里,平城山就在附近。

“此路来往的人不少,若在此地开店,定能转得盆满钵满,只有一家店,要么是商人放着白花花的银子不愿意挣,要么是他们想挣,可是没有命挣。”裴千兮道。

“黑店啊。”竹子久居上京,这是第一次出门历练,难免有些兴奋,他摩擦双手,跃跃欲试,“我们去把他们揍一顿。”

几人不约而同看向谢璟玄,显然在等谢璟玄做决定。

谢璟玄略作沉思,而后道:“我和夫人来裴家探亲,断云和竹子是裴耀的人,专程护送我们出京。”

竹子瞪大双眼,“裴耀?裴大人?”

竹子不懂,裴千兮和断云却是懂了谢璟玄的意思。

平城山内有一伙来历不明的山匪,谢璟玄得到的消息是裴耀和这伙山匪可能有勾结,此店若真是山匪开的黑店,碰着普通过路人家,将人杀了后劫财的可能性更大。

自称裴耀的远戚,身边还跟了两个会武的裴家人,要是山匪真的和裴耀有所勾结,他们必定会有所行动。

“傻小子,主子给你机会让你当大爷呢。”断云拍了拍竹子的后脑。

竹子被断云拖到一边教学,只见竹子脸上的由好奇转为惊吓继而激动。

“哼,我懂了。”竹子拍了拍胸脯,“你们两个,收拾东西进店。”

“你这演技也太夸张了。”裴千兮道,“裴耀派人来监视暗杀可不会如此张扬。”

“罢了,你让他张扬些,随意透露些消息给他们,断云你跟着竹子。”谢璟玄道,“他们动手后你们借机跑,不要太明显,之后再暗中跟着我和夫人。”

-

裴千兮进店后环视一圈。

一楼人不少,在坐的多是些简易轻便装扮的人,抬碗喝酒时虎口处的厚茧明显。

引人注目的是其中一桌上坐着的书生,一身青衣模样文弱,消瘦的身形在一众壮汉中尤为明显。

桌上放着热菜,热气升腾香味四溢,书生似在高谈阔论,三言两语逗得桌上人哄然大笑。

“几位客官要几间房?”跑堂呈着两坛酒,笑脸相迎。

“两间。”断云道。

跑堂目光在四人间来回转悠,前面两人衣着普通,可是腰间佩刀,应当是护卫一类,后面两人衣着清贵,模样极为出众,主仆分明清晰。

谢璟玄腰间挂着一块蟠虺纹青玉佩,跑堂看得两眼发直,他热情道:“客官稍等,这就让人去准备厢房。”

竹子环手往跑堂身前一站,趾高气昂道:“赶了半天路,饿得慌,给我们上些好酒好菜。”

竹子这副嚣张模样引人不快,跑堂看了眼谢璟玄和裴千兮,心中暗道奇怪,这些富贵人家不是最讲究礼仪,主子没说话,一个仆从竟敢这般放肆。

也许是人家家规松弛,跑堂没多想。

谢璟玄一行人挨着书生那桌坐下。

酒菜很快端上来,跑堂笑道:“几位看上去不像定州人士,这腊肉是我们自己腌制的,风味一绝。”

竹子闻着那道喷香扑鼻的蒜苔炒肉,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他不经意看了眼谢璟玄,得到肯定的眼神后,对店跑堂道:“我们可是上京裴家的人,他们两不过是裴家的远戚。”

隔壁桌的笑声似乎被竹子一句话掐断,继而又热闹起来。

“裴家可是世家啊,大人有来历,是小的眼拙。”跑堂立马调转了语气。

迎着跑堂打量的目光,谢璟玄不自然地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袍,将胆怯演绎得淋漓尽致。

裴千兮揪着袖子,弱弱道:“竹大人,我和夫君此行银两所剩无几,你看这顿饭可不可以……”

“不行,我们只是奉裴大人之命送你二人出京,怎么连顿饭还要我们自掏腰包,你们自己想办法解决。”竹子嫌弃皱眉。

谢璟玄闻言眉头微皱,垂眸抬眼间满是羞愤,他咬牙解下腰间挂着的玉佩放在桌上。

“夫君不可。”裴千兮拉开他的手,一把将玉佩抢回自己怀里,“此玉是三表叔裴耀裴大人送你的信物,价值不菲,你怎么能将它就这样抵出去。”

“夫人,此地据京兆路途遥远,我们也没有多余的银钱酬谢两位大人,不如请两位大人吃顿好的,以表心意。”谢璟玄伸手示意裴千兮把玉佩给自己。

裴千兮手指在玉佩边缘轻轻扣着,在谢璟玄颇为强硬的目光下不舍地将玉佩放在他手上,而后凄怨地看着他。

玉佩再次放回桌上,谢璟玄无奈叹气,“见笑了。”

“这还差不多。”竹子哼哼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任务又失败了》《振南明》《从吞噬开始做任务》《从整片东北林区开始赶山狩猎》《斗罗,我靠面板成就神明

相关小说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其他 / 全本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66万字一年以前
替代品其他 / 连载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53万字一年以前
云鬓楚腰其他 / 连载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37万字一年以前
入骨温柔其他 / 全本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31万字一年以前
假惺惺其他 / 全本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49万字一年以前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其他 / 连载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46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