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向导他不装了

58. 危机时刻(1 / 2)

天才一秒记住【小说天堂】地址:xsgod.com

景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无数人体组织所包裹住。

当他好不容易推开工作台堵住门口后,原本工作台的位置开始渗出粘液。

他好奇地凑上前去看,惊恐地发现地面位置出现几道不太明显的裂痕。

这个年久失修的建筑已经不能承受太多,无论是器具的移动,还是门外守备机器人不休的撞击。

这几种不利因素加速了建材的老化,在哨兵还未来得及反应时,便将人一同吞入地狱。

在景策猛然下落的那一瞬间,哨兵的本能令他展现出前所未有的爆发力。

他单脚起跳离开地面,试图伸直双手去抓住顶棚的灯具。

一下未果后,景策又扭转身体向后倾斜,以手肘用力撞墙,将身体向相反方向推过去。

这一下的力道很重,疼痛从他指尖一直蔓延到肩膀。

但同时也为他带来几秒钟的缓冲时间。

在他整个人即将陷入处理池前,一直束缚在他身体上的拘束带终于被扭曲结成了锁,将哨兵摇摇欲坠的身体勉强拉起。

可这个距离太近了…

景策离落入处理池就只有两个身位,他无需低头便能呼吸到最纯正的血肉酸臭味。

思索之下,他缓慢地在拦腰勾住自己的绳子上转身,以面对面的方向朝向底部。

这是一个被完整掏空的地下污染处理池,即使多年过去仍然有未耗尽电量的灯光照明。

在光亮照射之处,都是一片红花花的物体。

它们被泡在淡蓝色的池水里,还保持着最基本的原型。

即使景策没有接手景家相关的医疗领域,他也能完全无障碍认出那些被分割成块状的人体组织。

躯干,四肢,器官和一些碎块…

是最残酷的域外战场,也不会出现的如此大规模反人类景象。

汗水从景策的脸颊上生出,顺着他的鼻梁,最终凝聚在鼻尖。

被震惊的无法思考的哨兵目光移向那滴汗珠,像思考世界难题那样凝视着它。

“滴~”

那汗珠滴落,在巨大的处理池中几乎未激起一丁点水花。

这似乎预示着景策这个渺小的人类,他此刻做的一切事情都一定是无用功。

这种尸山血海的场面背后,一定有着更大的阴谋和更难以撼动的力量。

如果不是还有人在等自己,景策可能不会有勇气去独自面对一切。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带枪出巡其他 / 全本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29万字一年以前
和离之后其他 / 全本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59万字一年以前
假惺惺其他 / 全本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49万字一年以前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其他 / 全本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58万字一年以前
当维修工的日子其他 / 连载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90万字一年以前
娘子金安其他 / 全本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92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