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上将军计划

12. 第十二章·匪下山

《染指上将军计划》转载请注明来源:小说天堂xsgod.com

在塘里村住下的两三日,邬寨兄弟们每日进山中做哨探,山中一直无甚动静。

与此同时,塘里村乡亲进禹阳城贩果归来也带回来一些关于宿云关外战场的消息,用黄里正的话说:“若那火喷当真是神器,何以用了几日都不见攻破宿云关城门?我看不过尔尔。反倒是咱们北琰的大将军,端的是不破宿云终不还的气势。”

里正走后,邬落棠便对邱致道:“这几日叫兄弟们盯得仔细点,北琰大军出师未捷先折了皇族当宝贝似的火喷,眼下便只得拼死将宿云关攻破方能给北琰皇帝一个交代了,南晏必然也不会坐以待毙。若云江处一有异动,咱们便哄着塘里村乡亲们从山中寻一条安全的路遁逃,如此万事大吉。”

邱致嘴上应着,却又不知为何笑着微摇头。

邬落棠抬头问:“怎的?”

邱致迅即掩去那点高深的笑意,答:“无事。寨主所言极是,我们便这么办。只要将塘里村救下,旁人又与我们有何干系。”

塘里村的第四天,未等来渡江北来的南晏军,却等来了山中盘踞多年的山匪虎头帮。

赫连灿进来报信的时候,据说虎头帮已经下了山,距塘里村不过数里之远,而观他们行进方向,目标俨然就是塘里村。

邬落棠问:“虎头帮里杜椿可在?”

赫连灿扯着嗓子道:“虎头帮倾巢而出,他也在。看样子是要打算做票大的。”

邬落棠冷笑道:“匪有匪道,难道他不知,土匪不打窝边食吗?”

这虎头帮的匪首姓杜,名杜椿,早几年是做镖局的,说起来和邬落棠也有些渊源--杜椿正是那年邬寨截取生辰纲时护送生辰纲的总镖头。

当年杜椿于邬落棠手底下落败,既怕遭追责,又觉颜面扫地,不肯再做镖头,转而上山当了匪。

邬落棠握兵刃在手,“走,看那虎头帮到底要做什么!”

数里之地骑马只盏茶功夫即至,很快路上便现出虎头帮山匪的身影,杜椿打头,身后跟随着近百骑。

隔着几丈远便看打头的杜椿亮出兵器,那端的是个欲打家劫舍的架势。

方才得着消息时,邱致已经让里正劝塘里村的乡亲们各回家中,将门户紧闭,此时村口大道尽头便只邬寨的兄弟们站在那里。

邬落棠打头,手中一把长剑,横持在手,邱致和赫连灿站于她两侧,身后的兄弟们亦撸起袖子各操武器准备大干一场。

杜椿在马上大喝一声:“拦路何人,滚开!”

邬落棠手中剑身斜立,刀锋向外,望着对面飞驰而来的人马不闪不避,道:“你姑奶奶在此等候多时了!”

南北交界之地群山丛生、地貌复杂,又处于两朝劈壤的三不管地带,由此而催生出许多匪类。可便如邬落棠所说,匪亦有匪道,并非全无规则。

其一土匪绝不可打窝边食,不可祸害临近乡里,若要打食必要打远食或过路客商才可。

其二便是划定地盘守地,各个匪帮之间互不相扰,若平白窜去其他匪帮之地行事,便视作破坏对方规则,是万万不可的。

是以杜椿万万没想到会在此处遇到邬落棠。

他勒马停在距邬落棠面前几步远,终究未敢冒然策马闯过去。

他瞥了眼邬落棠手中双刀,冷然道:“邬寨主,你坏规矩了,这附近几十里可都是我虎头帮地盘,你邬寨人在此是何意?”

邬落棠微微侧耳,问赫连灿:“啥?”

左近的赫连灿这会儿难得有了眼力见儿,知寨主没听清楚杜椿说什么,便如小儿故意学舌般,学着他的语调将他的话一个字不差地又大声复述了一遍。

那杜椿只当是对他的挑衅,额间青筋暴跳,恨不得立时纵马踩死赫连灿才好。

赫连灿说完,邬落棠蓦然笑了,她那一笑仿佛面靥生花,偏生同她手中长剑泛出的冷光相冲,生出一种奇妙的蛊惑感,若非杜椿同她曾经交过手,且并未讨到丝毫便宜,还真会因为她是个女子而看轻她。

她瞬间又收了笑意道:“你若知规矩,便该知这里不该是你动的地方。”

杜椿咬牙道:“不是我该动的,难道就是你该动的?这块肥肉本在我的地盘,我今天就吃定它了!”

这句话倒不用赫连灿再学舌,因那杜椿话音方落,便已手中那把平直棱锏嚯嚯而动,纵马向着邬落棠扑过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薇风凛凛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小说天堂xsgod.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野性难驯其他 / 全本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57万字一年以前
缔婚其他 / 全本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72万字一年以前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其他 / 全本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似伊
海岛随军/一婚养娃/赶海种田/团宠小姑子姜舒兰是姜家三代唯一的闺女,被父母哥哥宠到天上,但却因为长得过分漂亮,被二流子盯上。经人介绍下,舒兰去和城里离异带娃的厂长相亲,却意外看见弹幕。【做什么嫁给二婚老男人?秃头肾虚早衰不说,替人家养大孩子,最后你连合葬都进不去!】舒兰:?她这才知道,她不过是年代剧中的后妈,她的作用是伺候丈夫培养孩子,等孩子亲妈回来后,被他们扫地出门。清醒后的舒兰,瞧着面前极具优
246万字一年以前
绕床弄青梅其他 / 全本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40万字一年以前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其他 / 连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1519万字18天前
只宠不爱[重生]其他 / 全本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104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