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逢秋

12. 到秋天(1 / 3)

《又逢秋》转载请注明来源:小说天堂xsgod.com

第12章

逢秋就是从省图直接过来的。

她拉开书包拉链,从里面的小卡包中抽出那张借阅证。

省图的借阅证正面是蓝黄配色。

背面是电话、条码和规则,规则上方留有一行持卡人签名的位置。

逢秋当初办完卡就在背面写下了自己名字。

那天她回家见完亲戚,再回来图书馆时才发现借阅证不见了,没证进不去馆内,她只好又回家去拿身份证。

顶着大太阳多折腾了一路,再回到图书馆后,逢秋直奔服务台补卡。

表明来意后,逢秋刚把身份证递过去,服务台的小姐姐就拉开抽屉,拿了张卡连同身份证一起递回来:“这是你的卡吧?有人捡到了。”

逢秋接过,翻到背面,果然在上面看见了自己的名字。

卡已经丢了有些时间,捡卡的好心人估计早走了,逢秋抱着试试看心态,还是问了句:“能问一下是谁捡到的吗?”

服务台小姐姐:“是个男孩子,早走了。”

原来是他。

原来从一开始就是他。

她以为他帮她拿书的那天,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事实是,早在暑假第一周,他们就已经有了交集。

逢秋捏紧手中的卡:“他跟我说他是一中的。”

梁斐将视线转回来。

“他在外省的时候确实读的一中。他成绩好,要转回来,南城这边的学校都挺想要他,原本因为我在一中,他更倾向于去一中,后来知道你在附中,就定了去附中。跟你说在一中,可能是想给你惊喜吧。”梁斐声音又轻下去,“他这人就喜欢玩这套。”

逢秋抽了抽鼻子:“他怎么知道我在附中?”

梁斐说:“你在你们学校挺有名的,我朋友刚好认识你。”

逢秋以为他不问她名字,不问她学校,是对她没兴趣。

可原来,他早就全知道了。

她那天下午却因为只顾胡思乱想,都没能好好和他多说会儿话。

逢秋不敢想像报道那天,真在学校看见他时,自己会有多高兴多惊喜。

“他名字是哪几个字?”

梁斐:“谢是感谢的谢,逢是你那个逢,清……如果他自己醒着的话,可能会跟你说是‘满船清梦压星河’的清。”

谢逢清。

原来是这三个字。

逢秋终于知道了他的名字。

但没想到会是在这样一种情境之下。

在这样一种,跟他隔着病房,面都见不了的,分分秒秒都难熬的情况下。

逢秋在医院待了一天,直到晚上家长数次打电话过来催她回家。

离开医院前,她跟梁斐交换了下联系方式,让他有消息也麻烦即刻通知她一下。

平日逢秋怕自己晚上会忍不住摸鱼偷玩,手机都是早早关了机,远远丢到书桌里,从不会放到床上。

这天晚上她手机没有关机,也没有放进书桌,而是直接放到她枕头边,一响就能听到拿到的地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总裁她别有用心其他 / 全本
总裁她别有用心
久暮非石
宁桃是个颜控。入职第一天,她给朋友发信息,陆总长的真不错,脸和身材都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是可惜作风太严厉,还不近人情,这样的女人肯定不适合谈恋爱。没成想第二天朋友就给她寄来了一本书,说是可以学习的好东西。宁桃打开一看,封面赫然写着:《霸道女总爱上我》,更要命的是,她拿着这本书翻看的时候,还被陆风晚给抓了个正着。宁桃尴尬的瑟瑟发抖脚趾头抓地,正想着要如何解释,却在不久后又把咖啡撒到了陆风晚身上。宁桃:
67万字一年以前
娘娘腔其他 / 全本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59万字一年以前
如见雪来其他 / 全本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70万字一年以前
这题超纲了其他 / 连载
这题超纲了
木瓜黄
【晚12点前,偶有意外,勿等。】校园,互穿(间歇穿,会换回来的)屠榜杀手次次考第一学霸攻X翘课打架离经叛道学渣受七班许盛,临江六中校霸史上最野的一位,各科...
68万字一年以前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其他 / 连载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99万字一年以前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其他 / 全本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67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