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扮男装,穿成男频爽文炮灰后

92. 第九十二章

《女扮男装,穿成男频爽文炮灰后》转载请注明来源:小说天堂xsgod.com

萧小河晃晃悠悠回去的时候阿翠几人已装扮完毕,大家局促不安地站在原地,新衣服称不上华贵,但做工用料也是这个小村落的人未曾拥有过的,不免觉得惶恐。

萧小河彻底清点了一下人数,总归十三个人,其中只有阿翠一个有着孕的青年女子,有四个幼童,三个老人,还有五个带病、带着残疾的中年人。

在王忆之与铁向褴的装扮下,十三人皆焕然一新,从潦倒落魄的难民变为了阀阅人家的小厮,个个燕人打扮,乍一看还真看不出什么错来。

与王忆之和铁向褴的相处让阿翠十分局促紧张,见萧小河归来才轻轻舒了一口气,她也能看出来,萧小河根本与玉兰柔情殿没有干系,无论她是何人,能冒着如此大的风险从耶律盛手中将自己救出,那定不是坏人。

“多谢姑娘搭救,阿翠无以为报,待阿翠将孩子生下,必侍奉在姑娘左右,以报今日之恩。”阿翠大着胆子走到萧小河旁边对她道谢。

萧小河打量着阿翠,她散乱的头发被粗疏地编在了一侧,目光之中的惊惧淡淡安定,身上的浅绿襦裙搭配着白袄,简单又不伧俗,手上带着金镯,头上插着金钗,万俟家族一贯满身金玉的张扬作风,无论是车夫还是仆从皆是如此,萧小河越过阿翠向其他人看去,果真人人身上都挂着金,王忆之此次想的还真是周到。

“日后的事儿日后再说,一会儿将你们送去个宅子,到时有官兵搜查上门,莫理也莫问,只说你们是守在万俟家的奴仆,其余一概不知。”萧小河笑道。

如今的萧小河心情很是愉悦,连带着整个人都如沐春风,阿翠心下感激不尽:“那姑娘是何人,我日后又要如何去寻姑娘呢?”

“以后我有什么事我让王忆之与你们联络。”萧小河指了指不远处与铁向褴傻笑的王忆之,“认准他的脸,其余人一概不理。”

“好。”阿翠看向了王忆之,认认真真地盯着他的脸,她从小到大没念过书更不识字,脑子也不灵光,爹娘去的早,稀里糊涂地就与刘二虎成了亲,又稀里糊涂地有了孕。她怕脑子笨记不住王忆之,只得仔细地瞧着,把他长相刻在心里。

王忆之被这道灼热的目光盯得脸唰地一下通红,他连忙咬住了牙,让自己在风中吹歪的笑脸看起来没那么狼狈。

铁向褴奇怪道:“什么好笑的事儿你倒是说呀,怎么说一半闭嘴了?”

王忆之咬牙腹语道:“没什么好笑的事儿。”

“你不对劲。”铁向褴狐疑地看着王忆之,“你刚才笑得不挺开心?”

王忆之拿胳膊肘子捅了一下铁向褴,面上依旧冷静无比。

阿翠将王忆之上下看了三遍,随后冲着萧小河点了点头,示意自己记住了。

阿翠扭过头的那一刻,王忆之终于长舒了口气。

“我晓得了!”铁向褴被王忆之捂住了嘴,却还是低声道,“是不是阿翠那姑娘看你你害羞了?”

“哪有!”王忆之挺直了腰板,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着谎话,“我方才不过是脚下抽筋,如今好了,你莫要多想。”

铁向褴盯着他通红的耳朵,摸摸下巴笑着逗他:“说来也怪,怎么这阿翠姑娘偏偏看你这么久,转头又与将军说些悄悄话,难不成是看上了你?”

“那可不行啊,人家怀着孩子,你们要是成婚了,你们老王家人不得把你俩杀了?”铁向褴暗含讥讽,他与萧小河时刻一心的,当年王家把先夫人赶跑,铁向褴纵使心里觉得拉拢王家并无坏处,嘴上却依旧不饶人道。

王忆之既没听出讥讽也没听出这是铁向褴给他挖的坑,实诚道:“怀着孩子如何了?直接给他们把孙儿孙女带去,偷着乐去吧!”

铁向褴闻言哈哈大笑,一副王忆之上当了的神情:“还说你不是害羞!你小子可真行,连日后成婚都想好了!”

王忆之这才意识到上了当,急得直跳脚,当即与铁向褴拉扯起来。

“姑娘,这公子……如今多大了?怎跟个小孩一般。”阿翠担忧道,也不知这样的人靠不靠得住,他们倒是无妨了,莫要连累了眼前的姑娘。

好好的公子,就是脑子不太好。

萧小河一点也不觉得丢脸,因为丢的是王忆之自己的脸,她笑道:“他脑子有点问题,小时候落下的病,一般时候无碍,有时候会发作,你就当瞧不见就行。”

阿翠搭在一侧的麻花辫微微弹起,仿佛和阿翠一起吃了一惊:“这病可严重?”

“不过是被驴踢倒了脑袋,虽不大好,不必介怀。”萧小河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苍山非海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小说天堂xsgod.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缔婚其他 / 全本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72万字一年以前
替代品其他 / 连载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53万字一年以前
云鬓楚腰其他 / 连载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37万字一年以前
怀娇其他 / 全本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56万字一年以前
奈何她楚楚动人其他 / 全本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45万字一年以前
烈日与鱼其他 / 全本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67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