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茧

55. 第五十五回

寒殇还未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便听一声略带调笑的熟悉声音传入自己耳畔:“小血狼,怎么在自己地盘上还被欺负了呢?”

寒殇眼睫一颤,抬眸便撞进那人笑意满满的眼窝:“迦澈?!”

他的声音很轻,轻得近乎低喃,但身边的红衣男人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真是荣幸,你还记得我!”迦澈笑着,手上一用力,便将寒殇带进自己怀里。

寒殇俊眉一紧,想要挣开这熟悉的束缚。谁知这时,被怒火烧没了理智的血骁竟拔了身上的寒刀,催动灵力,再次发狠地向寒殇杀来。速度快得血漫都没拦住。

迦澈却只是嫌恶的眸光一暗,一张冥币掷空而燃,落到血骁身上便灼灼而烧,且越烧越烈,登时,血骁的惨叫声便响彻整片朔林。

血漫大惊失色,只来得及匆匆瞥一眼这红衣黑袍的男人便匆匆施灵术为血骁灭火,却是不管用何种办法,都灭不了这冥币之火,血骁一边惨叫一边在地上打滚儿,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吓得一众金甲侍卫不敢靠前,大家都不知道该怎样来解救自家狼皇,更不敢轻易攻击那神秘的黑袍人......

寒殇看着地上不住打滚儿哀嚎的血骁,他本应该开心的,毕竟这人曾不止一次地折磨过他与母亲,甚至几次三番要置自己于死地。

但实际上他并没有任何开心,他是想过惩罚血骁甚至狼后丹容。若不是因为他们的一再折辱,或许母亲不会早早离世,可他从未想过要他们死......

“寒殇,救救骁,我知道他伤害过你,但请念在他毕竟是父皇血脉的份儿上,救救他......”

血漫是真的慌了,在她多此灭火未遂时,她便知道了这红衣黑袍的男子是谁,冥王迦澈的冥币之火,又岂是她一个小小狼妖能够灭掉的。

但她并没有向冥王求救,而是转向寒殇,虽然她不知道寒殇与冥王究竟是什么关系,但下意识的她就是觉得求寒殇是最有用的,而事实证明,她的决定是正确的。

“放了他,我们走!”寒殇只是皱了皱眉,甚至都没有看向冥王。

冥王却是唇角轻弯,说一声:“好!”随手一挥,血骁身上的火便只剩余烟,再不见一点火星。而那块血晶石也随即到了迦澈手中。

不待血漫道谢,冥王与寒殇便已没了踪影。

血漫也来不及再想什么,慌忙去看血骁的情况,血骁此刻早已疼得昏厥,全身上下被烧得一片炭黑,抽搐不止,一股浓浓的焦烤味儿伴了他身上的残烟直面扑来......

血漫忍住上涌的呕意,赶紧施了疗愈灵术,盘地施救。

闻讯赶来的丹容狼后看到面目全非的儿子,心疼得险些晕过去,恨恨发狠:“寒殇,我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本宫定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可是她似乎忘记了她的儿子是被冥王所伤,而寒殇不仅没有伤到血骁一分一毫,还险些被血骁杀了......

人,一旦对某个人产生怨恨,便会迁怒,毫无缘由的将一切罪责迁怒到那人身上,恨不得那人立刻便死在自己面前方能解恨!

迦澈带寒殇出了海合宫,随意寻了一处破败宅院,布了结界,想先为寒殇疗伤。却被寒殇拒绝了:“多谢相助,这点小伤我自己可以处理。”语气客气又疏离。

迦澈很不高兴:“怎么过河就拆桥。你就用这种态度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

“我并没有求你救我!”寒殇语气冰冷,甚至带了几分嫌恶。

“好!很好!是我自己上赶着找不痛快呢!”迦澈也没好气儿。

寒殇全身疼得厉害,没力气跟他纠缠,淡淡说一句:“告辞!”人便要走,却在门口被结界挡了回来。

“迦澈......”一看到结界,寒殇便记起那些很不愉快的回忆,怒意瞬间冲上心头。

“这个,你不要了?”迦澈自是明白寒殇为何生气,当下有些心虚,但他此刻并不想放寒殇离开。

寒殇看到迦澈手中的血晶石,当即伸手:“多谢!”

别的东西他都可以不要,但这血晶石极有可能牵涉到至阳之血,他不能不要。

迦澈把玩着手中的血晶石,冲寒殇勾唇而笑:“想要啊!简单,待你把伤养好,我便给你。”

“迦澈,别逼我,我不想跟你打!”寒殇恼了,握剑的手青筋暴起,“还我血晶石,放我离开!”

“你怎么这么拗,我是伤过你还是害过你,你为何总是避我如蛇蝎......”

“放我走!”寒殇看向迦澈的眼睛里一片绝然。

迦澈黑瞳一暗,沉声说:“不可能,你伤好之前,我是不可能放你走的。”

“迦澈,你......”话未说完,一口鲜血已夺口而出。

寒殇本就伤重,又一时怒极攻心,人险些晕倒。幸好迦澈反应迅速,一个闪身将他扶住。

“你怎么样?”

“放手,不用你管......”寒殇几乎本能抗拒迦澈的触碰,迦澈也不跟他废话,当即禁了他的行动,扶他盘坐,渡灵力为他疗伤。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天堂【xsgod.com】第一时间更新《魔茧》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其他 / 连载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99万字一年以前
极品嫂子其他 / 全本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287万字一年以前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其他 / 全本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58万字一年以前
奈何她楚楚动人其他 / 全本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45万字一年以前
怀娇其他 / 全本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56万字一年以前
烈日与鱼其他 / 全本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67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