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四十三岁勇闯末日

43. 山水便利店(1 / 2)

天才一秒记住【小说天堂】地址:xsgod.com

末世日,算上自己单打独斗流浪的那些时日,杜渐微自认为也算是见过不少世面了,夺命逃亡还是心照不宣地配合演戏她都信手拈来。

却也没见过眼前这场景。

在一个污染因子低到不足以凝成最低级副本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家正常营业的店铺。

她转过头,清晰地看清那顶端被压垮的加油站服务区便利店渐次亮起所有灯光。在白炽灯的尽头,密密麻麻的货架似乎也没有尽头,化作一个被框住的瞳孔。

近处暖黄的灯光融融可亲,半开放的玻璃视窗,一杯冒着热气的饮品被推上台,仿佛在对她发出邀请。

末世的便利店,你想来看看吗?

杜渐微怔愣,有些想上手擦擦眼睛。

太像了,这家店太像她遇到的第一个副本了。

末世开始的转盘启动和现在相距,已经有几百个日夜,杜渐微还记得自己那时的一个小举动。

改变了她半生的举动。

甜蜜的声音从空旷的便利店传出来:

“你想要变年轻吗?”

“你想要来一杯珍珠奶茶吗?”

她特别累,被路过的一家便利店服务员叫住。

杜渐微停住脚步,记忆和眼前的画面合二为一。

她这才发现,伴随便利店亮起的灯光和轻响的悠扬音乐,她已不知不觉踩在了服务区台阶的白线处。

异种们凑到了她的身边,纤长的触肢想去勾搭台面,被杜渐微轻轻拍开,“别乱碰,这是店里的东西。我教过你们要做乖孩子的,对吗。”

杜渐微凝眸细看,在干净台面上,在咖啡机和纸巾架旁,一杯末世前最流行的饮品正等待着她。

一手可握的圆柱形透明杯体内,茶色液体流动,数颗浑圆q弹的圆珠在杯体内跳跃旋转。

其中一颗跳到了塑料杯壁,黏腻着下坠。

杜渐微呼吸一滞,她看清了,那小圆珠根本不是什么食用的珍珠,而是半透明的近似水母卵的圆泡!

她忽觉喉咙、连同整个食道、胃袋都开始震颤、蠕动。

“呕……”

甜腻的声音从耳边响起:“您想要来一杯奶茶吗?”

诱惑仿佛一条小蛇,从耳廓盘绕钻进去。

杜渐微吸了一口气,稳住脚下忍不住想前迈步的吸引力,“孩子们,这里面有你们食物的、或者说是熟悉的味道吗?”

鬼影们摇头,“这里面感觉怪怪的。”

奇了怪了,不是副本,却比副本还副本。

尤其是那奶茶杯里的水母卵,不断让她回想到异种食堂她吐得那一遭。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折君其他 / 全本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128万字一年以前
魏晋干饭人其他 / 连载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458万字7天前
绕床弄青梅其他 / 全本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40万字一年以前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其他 / 全本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58万字一年以前
谍海王牌其他 / 连载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1091万字2天前
替代品其他 / 连载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53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