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明月之过千山

第19章 人皮面具

《天上明月之过千山》转载请注明来源:小说天堂xsgod.com

“老薛,那个黑衣人行事太凶残了,他如果落在我的手里,我要把他十个手指头全敲碎,把他生吞活剥了!”

孙若薇恶狠狠地说。她忘不了那个血腥的场面,那种恐惧真的是无法用语言表述出来,她一想起来就头皮发麻,心惊肉跳。

“老薛,你原来是姓罗呀?”孙若薇想起那天黑衣人的问话,她心想薛神医难道真的是冒充他人,在长乐初次遇到他时,孙若薇觉得他就是一个跑江湖的游医,骗骗人,混口饭吃而已。

“罗?”薛神医轻声说,他的语气平缓,不带一丝感情色彩。孙若薇知道他现在心中一定是愤怒和痛苦的,但这些情绪会牵扯到脸部表情,所以他尽量保持平静。

“不,我就姓薛,给他说姓罗不过是权宜之计,骗骗他罢了。他对我……就是薛神医是带着浓浓的杀意在问,如果我承认我姓薛,他当场就会杀掉我。不过,我想不明白,他为什么想杀我?”薛神医的右手已经完全废了,他对孙若薇说:“但是我现在不愿死,也不能死。我得搞明白,他,一个与我素不相识,无怨无仇的人为什么要杀我?而且,少主,我们现在还没有救出来,我可不能死了。”薛神医说到这,停顿了一下问道:“小薇薇,我问你一个问题,在死亡和磨难面前,你选择什么?”

“切,我当然选择磨难了。”孙若薇说:“活着是前提,只要活着,我就会去完成我想要干的事。死了,一切都是白搭。”

薛神医带着赞许的目光看着孙若薇说:“所以我们不管遇到再大的困难,我们都要想法子活下去。”

孙若薇在想那个黑衣人为什么会撕掉薛神医的半张脸皮,他难道认为薛神医是易了容的。这人应该是在很多年前见过薛神医,但印象不深刻,又加上随着岁月的流逝,薛神医的面容有了变化,那他为什么要杀薛神医呢?她在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想着,心中闪过无数的念头。

“老薛,你好好想想这辈子有没有结过什么深仇大恨的人?”

薛神医没有说话,闭上了眼睛。孙若薇知道,他肯定在心里过滤这些年认识的人和事来。

“孙姑娘,都怨我。”石动地站在孙若薇和薛神医跟前,带着满脸的愧疚。他看到薛神医脸上和手上都裹着布条。

石惊天也在一旁埋怨不停:“都怨你,你怎么不长脑子,简直就是一头猪,一头笨猪。”石惊天说着抬起脚就给了他屁股一下,石动地被踢疼了,不服气,想冲过去踢石惊天。

“别打了,你们别打了,我不怪你们。”薛神医说。

原来石家兄弟带着薛神医的药,他们计划是把药下在水缸里,而且用量薛神医已经给他们讲明白了。

也该那天出事!那天早上,石动地去倒粪桶,正好在门口遇到了葛世勇,那葛世勇见石动地长相有些奇怪,就用脚踢了他一下说:“你这个大猴子,来来来,给我爬个房顶试试。”石动地被踢了一脚心中很不爽,又被叫为大猴子,这下子就一肚子气了。他在收拾粪桶时就故意撞了葛世勇一下,桶里的秽物溅了一点在地上。葛世勇本来就是一个凶狠残暴的人,他一把揪着石动地的头发,顺手就给了石动地几个大耳光,石动地被打得鼻青脸肿、满脸是血。那个葛世勇还十分过分,非要让石动地舔干净地上的秽物。后来在余大奎的劝说下,葛世勇才骂骂咧咧地作罢,不过他扔下一句话:“你这个傻子,我找时间再收拾你。”

“这个葛世勇着实可恶,他就应该全身血管爆裂而死。”薛神医对石动地说:“你做得对,如果是我,我也会这么做。”他安慰着石动地。

经过这件事后,石动地决定给葛世勇一些颜色看。他找了个机会在葛世勇的酒壶里下了药,他边下药边说:“我弄死你。”石惊天在一旁说:“你别下太多,薛神医说一丁点儿就可以了。”

石家兄弟不知道葛世勇就是每天陪着冬雪去见万北林的那名侍卫。

葛世勇的突然生病让人感觉奇怪,那个蒙面黑衣人亲自去看了他,并给他把了脉,他一把脉就知道葛世勇是中毒了。他又找余大奎来了解情况,余大奎就把当时找薛神医给葛世勇看病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还夸赞了薛神医是妙手回春,医术了得,简单两颗药丸就把葛世勇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他的这些叙述令那黑衣人对薛神医生出怀疑来,就命人把薛神医抓了去,严刑逼问。

“薛神医,都怪我,是我把你害成了这个样子,我真是傻。”石动地用手扇着自己的耳光。

薛神医用左手拉住石动地,说:“算了算了。”

石惊天告诉孙若薇和薛神医,他们还是在继续下毒,只不过是分批次少量而已,同时不能让其他人起疑心,石家兄弟也分别吃了点下去,他们也和北院的侍卫一样生了一场病,只不过他们症状轻,小病而已。孙若薇心想,这两个家伙看似粗鲁无知,其实心里通明得很。

石家兄弟还说杜风把这件事报告了朝廷,听说已经派了御医来北院诊治。

孙若薇心想,要再次混进北院就要另想他法了。

院宇深,夜风凉,一灯孤影伴我旁。”孙若薇有些睡不着。她向窗外望去,一轮圆月亮在天上,旁边绕着几朵灰白色的云,几颗星星散落在天幕,像小眼睛一眨一眨的,颗颗都引人注目。

“不眠之夜,揽星光月色入怀,挥笔洒墨成诗。”孙若薇在嘴里百无聊赖地念着。正念着,她看见从院墙外飘进一条黑影。

那黑影飘飘乎乎的,孙若薇一个激灵,她想起了多年前在洪康被黑衣人劫持的场景来,那天晚上与今晚有些相似。她一闪身躲在了门后,悄悄地转动手上的两只戒指。

“哼!”她心说:“我才不会象洪康当年被他打晕。今晚我让他好看。”

她屏住呼吸静静地等着,却没有等来预想中来人的破门或破窗而入。

她看见窗户上映出一个影子来,那人用手在窗上轻轻叩击了三下,一个声音传来:“孙姑娘。”

来人说话的声音很小,但孙若薇听出那人的声音来。

“小方,你怎么找到了这里?”

一身黑衣的方恒泰走了进来:“惊天和动地说你要进北院,我现在来带你去。”

“可是我不会轻功,怎么能进去?”

“有我呢。”

方恒泰和孙若薇来到小院外,她看见不远处有两匹马。

“上马。”他二人不久之后就来到了北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江上有疾风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小说天堂xsgod.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其他 / 全本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58万字一年以前
带枪出巡其他 / 全本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29万字一年以前
野性难驯其他 / 全本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57万字一年以前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其他 / 连载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1000万字4个月前
入骨温柔其他 / 全本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31万字一年以前
和离之后其他 / 全本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59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