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岁小师妹她是四个疯批的团宠

第382章怎么是这两个

《五岁小师妹她是四个疯批的团宠》转载请注明来源:小说天堂xsgod.com

第382章怎么是这两个

稚气的小姑娘执剑而立,字句清晰,铿锵有力的说道:

“并非师兄所做,他们二人也非清琊宗弟子。”

“你们可能看清!”

墨厌心中低啧一声,师妹当下,还真的有些小大人的模样了,能够独当一面了,最主要的是……

师妹护着他,吃师妹的软饭,真的很爽!

为了能让清琊宗的几个小傻蛋看清楚,墨厌还特意,御剑,拎着狗蛋和二牛,从他们面前晃了一圈。

“嘬嘬嘬,看清楚了,不是你们清琊宗的,只是捡了你们清琊宗弟子的衣服穿的两个散修!”

“这……”清琊宗弟子也确实是看清楚了,这两人确实不是清琊宗的人,从未在宗门见过这样的人,况且若是清琊宗的弟子,此时也早就该和他们激动的相认了。

但,清琊宗的弟子还是那一股死样,嘴倔,自己认定的就是真的,尤其是绝对不在苍炎宗面前丢了面子!

“他们又是从何得到的我宗弟子服的!还有他们为何又出现在你们宗门!”

“你们就是一伙的,快说,把我同门师兄弟都藏到了哪里!”

眼瞧着清琊宗的弟子又开始叫唤,甚至都已经隐隐忘记了他们此次前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墨厌嘴角抽搐一下,心里有一股久违的气涌出,拎着狗蛋的手忍不住收紧了一下。

不是,看着清琊宗的弟子叫唤,他真的是想要再出江湖,直接薅着清琊宗的弟子揍了。

眼看着墨厌好似是想要揍他们的样子,为首的金丹期修士微微往后退了一步。

要知道,墨厌五年前就已经是金丹的修为了。

“你,你别乱来!我可是有着师尊印记的人!季、季勿沉师兄马上就来!”

墨厌微微挑眉:“季勿沉?那个一根筋,无趣!”

不说,都差点忘记了,季勿沉就是当初那个想要取北晚血,还不要脸追到秘境中的清琊宗长老的亲传弟子。

那家伙人倒也还行,但就是死倔,倔到想要人一板砖敲醒他!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三百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小说天堂xsgod.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怎敌她软玉温香其他 / 全本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40万字一年以前
我!清理员!其他 / 连载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33万字2个月前
魏晋干饭人其他 / 连载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458万字7天前
第一夫人其他 / 全本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142万字一年以前
入骨温柔其他 / 全本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31万字一年以前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其他 / 全本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58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