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一条破船

10.沽岛(1 / 2)

在叶殊与萧厉两人无声对持时,谁都没发现,被当作人质的程尧,其脸色的突变。

没有喉结!

这叶殊竟然是女子!!

女子!!!

比男人还男人的女子!

但是他很快又稳住了心神,恢复了人质该有的状态。

此时,叶殊与萧厉已经有过了一次交锋。

叶殊的要求很简单,她要求萧厉调转船头,后移二十丈。

她则会将程尧留在这礁石滩上。

萧厉一听就拒绝了,他已想得明白,这天下又不是只有这一个郎中,真抓不回来他还能去抓别的。

红珊瑚就不同了,这东西可遇不可求,是万不可放过的。

叶殊便也知道了,这郎中对海盗有用却有限。

看其眼中毫不掩饰的贪婪,九成九是为了她船上的那株红珊瑚树。

不过是株红珊瑚树而已,若真能以此换来平安,叶殊定会眼都不眨地双手奉上。

可此时不同,若真让这群海盗轻易尝到甜头,保管对方回头就会扑上来,吸血嚼骨。

最后她、叶帅,连带那只船,怕是会连渣都不剩。

“萧船长难道是想登叶某的船?”

叶殊要笑不笑,露出极为嘲弄的神情。

又反手将程尧敲晕扔在旁边,老神在在地等着萧厉回应。

萧厉霎时间犹疑不定起来,拿不准那小子是又一次的虚张声势还是真的有隐藏的手段。

但财帛动人心,他决定搏一搏,仍然下令登船。

“其余人弓箭瞄准,那小子稍有异动就放箭。”

这一船人均是萧厉的亲信,对其命令自然执行得格外快。

身手最好的两个已经借着跳板踏上了甲板。

“啊!”

突然的惨叫声让海盗们惊惶不已。

那两人先是抱着脚惨叫,可倒下去后就开始痛呼哀叫着滚来滚去了。

双手更是在身上胡乱抓挠起来,抓得血肉模糊由不自知。

“你在甲板上抹了毒!”

萧厉恨恨地道。

眼中阴鸷之色弥漫,手一挥,顿时箭矢漫天疾射。

却被早有准备的叶殊全部挑飞,竟是奈何他不得。

眼见那边的哀嚎声已渐渐转至低弱,萧厉不得不捏着脾气和叶殊谈判,脸色难看得不行。

“解药!”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当维修工的日子其他 / 连载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90万字一年以前
私藏玫瑰其他 / 连载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54万字一年以前
娘子金安其他 / 全本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92万字一年以前
晚来雪其他 / 全本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31万字一年以前
假惺惺其他 / 全本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49万字一年以前
婚后热恋其他 / 全本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40万字一年以前